這些職場“隱形”偏見 你有嗎
作者:uqinger2017 日期:2017-04-27 瀏覽

近日,一則“90后實習生拒絕給同事訂盒飯”的事件引發輿論熱議。有人覺得,這名90后不懂職場法則,我行我素;但也有網友認為,使喚實習生訂盒飯是職場陋習,相關指責更是一種陳腐偏見。 現代社會中,職場偏見形形色色。除了常見的年齡、性別偏見外,還存在學歷、外貌、工種等多種歧視。這些“隱形”偏見背后,反映了怎樣的錯誤理念?

偏見一90后更加任性

“70后是加班狂,80后拒絕加班,90后拒絕上班。”不知從何時起,《一張圖看懂70后、80后、90后區別》的帖子傳遍網絡。通過不同年齡層的對比,它武斷地給剛步入職場的90后,貼上了“任性、自我”的群體標簽。

其實,類似結論經不起推敲。就像當年對80后的標簽式評價一樣,上一代人總是會杞人憂天式地擔憂下一代人要“垮掉”,而沒有意識到要包容晚輩的不成熟之處。

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弱點,一代人也有一代人的擔當,年輕人總是會慢慢成長起來的,這是客觀規律。

在“90后實習生拒絕給同事訂盒飯”一事上,看似叛逆的90后,也許是有意重新解讀職場規則:對于一個劇組來說,訂飯是劇務的事;實習導演就是要干實習導演的活兒。分工合作而非職責不清,不正是現代社會高效運行的基礎嗎?

當個別人對90后的工作態度展開批判時,我們更多看到的是90后的創造力。尤其是在互聯網和文化產業,他們展現出了獨特的想象力和執行力。

偏見二海歸吃不了苦

成績好、專業好、國外名校畢業的王小雨(化名),自我感覺是學霸。回國三個多月向國企、外企“海投”了100多份簡歷,卻一直沒有收到回音;參加某電視臺的求職類節目,也最終抱憾而歸。

近年來,海歸回國求職未果、淪為“海帶”的消息不時傳出。有好事者還總結了海歸的種種不足,那么真實情況究竟如何?

一、海歸吃不了苦?

事實上,很多時候海歸跳槽并不是因為吃不了苦或缺乏忠誠度,而是因為和國內畢業生面臨著一樣的困境。從澳大利亞留學回國的安迪,第一份工作月工資5000元,周末要加班,平時工作到晚上八九時才能下班,部門人手明顯不足,但老板就是不愿意增加員工數量。努力一年后,他無奈地選擇了辭職。

二、海歸更容易成憤青?

有人提出,海歸回國后容易水土不服,需要一個對接和適應的過程。這是規則社會和人情社會的碰撞。

海歸中的確存在“不接地氣”的例子,但在融入國內職場的過程中,不少人都需要成長,也能逐漸適應所處的環境。

由新東方前途出國發布的《2015中國留學白皮書》透露,86%的海歸能在六個月內找到工作。可見,海外留學背景,現實中并未成為求職或就業的阻礙。一些人習慣性地將個別海歸的問題放大,卻忽視了職場發展歸根結底還得看個人綜合素質是否過硬。

偏見三相貌決定收入

體重每增加1千克,工資收入就會下降0.4%;身高每增加1厘米,收入會提高1.5%—2.2%……這樣的“相貌決定收入論”,你信嗎?

在職場互動中,不論男女,相同條件下長得越好看的,越容易找到工作,且高薪崗位更多青睞相貌姣好者。這是人的審美取向長期影響職場的結果,不管合理與否,只要不超出可接受的范圍,就必須承認有其合理性。

事實上,隨著職場研究的深入,越來越多的公司負責人意識到:漂亮的外表并不總是會獲得良好的效果,有時反倒會與“不專業”“不親切”畫上等號。

此外,收入的高低也并非僅靠相貌就能決定。即使對自己的長相略有不滿,也有很多可以補償的空間,如多學一門專業、多讀幾本書,或許就足以彌補矮幾公分的缺憾。

相貌姣好只不過是面子上的吸引力,有持久魅力的人更多是在學識、性格、情趣等內在素質上取勝。即使單以相貌而論,自信、大方有時并不遜色于漂亮。

就此而言,“相貌決定收入”不過是個片面觀點。對常思進取的人來說,揚長避短的空間很大;相貌不佳所導致的機會和收入不等問題,也有許多渠道去彌補。

偏見四藍領不該領高薪

近年來,“月嫂月薪超1.5萬元”“木工收入過萬”“送水工收入堪比白領”“快遞員月收入上萬”之類的消息,不時引來網友的唇槍舌劍。

有媒體甚至提出質疑:“月嫂這個連單獨職業都算不上的家政工作,為何收入能高于一個博士?”也有人反駁,這完全是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;更有觀點怒斥,這是對體力勞動者的不尊重,是職業偏見在作祟。

在現代勞動力市場中,職業有不同卻沒有高低貴賤之分。在美國也有白領、藍領之分,但白領主要指非體力勞動階層,他們不一定比藍領收入更高。

美國人的收入以其具有的專業技術或技能決定的。例如,銀行出納員職業中期平均年薪是21714美元,汽車修理工職業中期的平均年薪是41136美元;建筑師職業中期平均年薪是54291美元,維修工職業中期的平均年薪則為58720美元。

關于藍領的身價,還有一個經典故事:美國一家公司的一臺大型發電機不能正常運轉,公司請來德國籍技工。只見他爬上爬下地檢查后,用粉筆在電機殼上劃了一條線,“在劃線處拆掉17匝線圈就行了”。問題解決后,這名技工要了1萬美元報酬。

有人問,劃一條線要1萬美元?技工回答:劃線1美元,知道在哪劃線9999美元。就中國的情況而言,隨著勞動力不再無限供給以及經濟結構調整,社會既需要高學歷的知識型人才,也需要有“一技之長”的技術型人才,更離不開體力勞動者。在此基礎上,他們的職業工資水平將由市場,而非傳統偏見來決定。

尖子和八100手闯关